Insert title here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汽車
產油國難達增產共識 油價上漲拖累部分行業
發佈人:黎明      信息來源:央視網      發佈日期:2021-07-08 15:10:17      瀏覽次數:1738次

石油輸出國組織(歐佩克)和其他產油國7月5日取消了商議增產的會議,不僅推升國際油價飆漲至近3年來高點,產油國分歧加劇的跡象也讓市場人士擔憂,油價持續上漲可能對多個產業和經濟復甦造成負面影響。

長期增產分歧加劇

歐佩克祕書長巴爾金多5日發表聲明説,經過與沙特能源大臣阿卜杜勒-阿齊茲·本·薩勒曼和俄羅斯副總理諾瓦克磋商,原定於在當日重新召開的第18次歐佩克與非歐佩克夥伴國部長級會議被取消。受這一消息影響,5日國際油價走高。

截至5日收盤時,2021年9月交貨的倫敦布倫特原油期貨價格上漲0.99美元,收於每桶77.16美元,漲幅為1.30%,為2018年底以來的最高水平。

巴爾金多表示,舉行下一次會議的日期將會按照流程決定並通知減產協議參加國。

美國白宮發言人5日表示,美國正在密切跟蹤歐佩克與夥伴國的談判及其對全球經濟從疫情中復甦的影響。“雖然我們不是談判的當事方,但美國政府官員已經與有關國家接觸以呼籲達成妥協方案,從而可以讓增加生產的建議得以推進。”

歐佩克與非歐佩克夥伴國在1日舉行了例行的月度會議,但未能就下一階段的生產政策達成一致。會議在2日繼續舉行,但仍未能達成協議。有關方面原定於在5日繼續召開這一會議。市場普遍擔憂,沙特和阿聯酋之間的分歧可能令產油國推遲商議增產計劃。

消息人士稱,阿聯酋上週接受了沙特等國的提議,即從8月到12月分階段增產約200萬桶/日,但拒絕在不調整目前基準產量的情況下,將剩餘的減產配額延長至2022年底,目前的計劃是在4月底結束減產。

阿聯酋已經投資數十億美元來提高產能,因此對為計算其減產水平所採用的基準產量過低感到不悦,希望提高基準產量。

阿聯酋表示,它並不是唯一尋求提高基準產量的國家。自去年首次達成協議以來,包括阿塞拜疆、哈薩克斯坦、科威特和尼日利亞在內的其他國家都提出過要求,並被給予新的基準。

一些消息人士表示,目前增產前景難料, 8月石油產量不會增加。而另一些分析則表示,未來幾天將舉行新的會議,他們認為8月會增產。

一位熟悉磋商情況的消息人士表示:“目前還沒有關於8月的決定,討論仍在繼續。市場需要那些石油。”

機構看漲原油價格

儘管油價已經持續走高,但由於需求增加等因素影響,多個機構仍看多油價後市,甚至稱未來一年油價將漲至百元水平。

布倫特原油價格今年迄今上漲逾40%,紐約油價漲幅則超過50%。在過去12個月裏,以上兩個品種的原油價格均上漲了80%以上。

石油交易商托克集團的首席執行官威爾日前稱,需求見頂前,油價可能會突破每桶100美元。

相關市場人士表示,石油市場形勢或將助力油價“在未來一年左右”上探三位數區域。

過去七年裏,石油行業投資不足,儲備和備用產能下降。儘管市場對新冠病毒德爾塔變異毒株的傳播感到擔憂,但預計全球石油需求仍將繼續增加。

國際能源機構(IEA)6月預測稱,2021年全球需求量將比上年增加6%,達到9640萬桶/日,到2022年底將恢復到疫情前水平。

為抑制油價走高,外媒報道稱,主導歐佩克及夥伴國的沙特和俄羅斯已達成協議,8至12月每個月增產40萬桶/日。

與此同時,美國頁岩油行業面臨的限制使得歐佩克及夥伴國對油價具有很大的影響力。美國頁岩油行業沒有像過去那樣為應對價格上漲而增產。

美元因素也可能令石油成本進一步增長。在美聯儲暗示決策層預計上調利率的時間將早於投資者的預期之後,對美元走弱的普遍預期遭到打擊。一些分析師認為,這可能被視為利空大宗商品的影響因素。美元走強使以美元計價的大宗商品對非美元用户來説變得更加昂貴。

高盛最新報告預測,布倫特油價將在第三季度突破每桶80美元,而且需求回升可能使價格“遠高於”這個水平。

摩根大通的報告也稱,原油價格“勢必”將在今年第四季度漲至每桶80美元上方。

美國銀行則稱,布倫特油價有望在明年夏季觸及每桶100美元,將是2014年以來首度重返三位數。

摩根士丹利的報告也預測,2022年年中以前布倫特原油價格將為每桶75-80美元。

自上月起,在紐約商業交易所押注油價達到每桶100美元的期權已成為被持有最多的看漲合約,而這些期權的持有者正在加槓桿下注,認為油價還將持續前期的漲勢。不過分析師們認為,油價不太可能很快就漲到每桶100美元,因為全球經濟仍在努力從疫情的衝擊中恢復,並且主要石油生產商正在提高產量以滿足再度浮現的需求。

部分產業受到影響

國際油價居高不下,多個領域已受到影響,生產生活的成本上漲壓力和經濟復甦受到拖累的風險均在加大。

美國政府日前表示,擔心高油價對美國消費者的影響,但認為全球有足夠的閒置石油產能。

“目前我們認為,全球有足夠的閒置石油產能,”白宮發言人普薩基對媒體表示,“由於全球經濟復甦和消費者活動恢復正常,石油市場狀況會受到一些影響。”

國際油價持續大漲將提升海運成本,對全球貿易復甦形成壓力。據悉,燃油費一般佔到集運公司經營成本的30%以上。

高油價對石油產業鏈延伸端企業的影響更為直接,相關生產商面臨成本高企的壓力。

對塑料製品商而言,高油價令其生產成本增加,但此時又正逢石化產量增加,增加的成本難以轉嫁給消費者,這將導致利潤率下降。

彭博社的報道稱,為了滿足市場日益增加的需求,亞洲塑料生產商可能增設廠房,以滿足從口罩到汽車零部件的需求,但這些戰略卻還沒能轉化為利潤,因為原油和其他原材料成本上升,又逢石化產量增加,難以轉嫁成本。

製作塑料的石化產品來自加工石腦油和液化石油氣,或者是丙烷和丁烷。塑料工廠必須從公開市場採購原料。交易員表示,對於依賴液化石油氣的廠商而言,美國丙烷價格飆升,推高了成本。基準遠東丙烷交換合約的價格上週三突破每噸660美元,是2018年10 月以來最高。從4月中旬至今,丙烷價格已上漲了三分之一。

費氏全球能源諮詢公司的分析師阿爾拉法表示,“市場近期會受到考驗,尤其是第三季度”,不具備完整精煉系統或無法取得便宜原料的工廠,可能會被迫減產。


如涉及版權問題,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繫。返回首頁
更多新聞,歡迎掃描上方二維碼關注百靈網官方微信(beelink1998515)
您看完此新聞的心情是
點贊有0人與您觀點相同
熱點專題
熱點新聞
Insert title here